勒勒车留给我的记忆

留给我的记忆

上有一种车叫“勒勒车”

勒勒车,是一种构造极为简单的牛拉车。它的骨架是木制的,车轮也是木制的。装载的东西不多,行走十分缓慢。也许,它可能是草原上唯一的运输工具了。据说,勒勒车的年代已经十分的久远了。

每当牧民转换牧场的,就用这勒勒车载着简单的毡房和用的工具。有的时候,几辆勒勒车衔接在一起,可有的时候却是几十辆勒勒车连接在一起,前后呼应,慢慢的行进在辽阔的草原上。这壮观的景色,给空旷的草原增添了一笔浓浓的色彩。给这样的勒勒车队起了一个很好听又很恰当的名字,叫它“草原列车”。

草原上的气候变化多端,时而狂风四起,时而大雨倾盆,更何况还有野狼经常出没。所以,很少有单独的勒勒车在草原上行走。

记不清是那一年的那一天了,我要去草原的深处收集一份地质资料。由于在草原上工作多年,对草原的自然情况有所了解,出发前,我们准备了许多干粮和足够的水。那天的清晨,我们踏着浓雾,披着朝霞出发了。

那时的草原没有路,勒勒车留下的车辙就算是路了。吉普车颠簸在茫茫的草海上,就好象一叶孤舟,在大海上时隐时现的飘荡。

快到中午的时候,透过车窗,我发现在车的前方有一个小黑点在慢慢的蠕动着。出于好奇,我让坐在我身后的地质员拿过望远镜。当望远镜把那蠕动的小黑点拉到我的面前时,我惊呆了!原来是一个放赶着一辆勒勒车还有一只牧羊犬。

我的脑海顿时出现了许多问号,这辆勒勒车为什么要单独行走草原?是从哪儿来?又要去何方?茫茫草原,人烟稀少,野狼出没,那放牧人如何的应付?他在草原上走了多久?带着种种疑问我让司机加速追上那蠕动的小黑点。

随着车速的加快,那小黑点越来越近,果然是一辆勒勒车。当我们下车的时候,那牧羊犬凶恶的狂叫起来。放牧人喝住了狗的吼叫,我就急忙的奔了过去。只见那放牧人穿着破旧的蒙古袍,上面洒满了风尘,疲惫脸色透着一种坚强,惊慌的目光显出一种无奈。

我忙问那放牧人:“你从哪儿来?”他摇头。我又问:“你要到哪儿去?”他又是摇了摇头。我又急着问:“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草原上行走?”他仍然是摇头。我突然的明白了,他不仅听不懂汉语而且肯定不会说汉话。与我同车的人也没有听懂蒙语会说蒙话的人,我们只好边说边打着手势。大约过去一个多小时,我才半知半解的弄明白,放牧人从几十公里以外的牧场来,要去很远的牧场去看望他生病的阿妈。他还要一个人在草原上孤独的行走好几天。

虽然我们要去的方向相同,可是一辆小小的吉普车载不了一条牛,一辆勒勒车还有一只狗。我没有办法,只好让地质员给他留下一部分干粮和一小桶水。他接过干粮和水,看了许久许久。不知是感激还是兴奋,潮湿了他的眼睛,我看到他的手也在微微的抖动。

放牧人轻轻的把干粮和水放在勒勒车上,然后转过身来,向我们深深的行了一个带有民族色彩的大礼!

告别了这个草原上的独行者,我深深的陷入了沉思。在这没有通讯,没有路的大草原,放牧人和他的祖先们是如何的走过了那漫长的岁月。时光的长河,仍然没有冲去这远古的痕迹,现代的脚步,何时才能踏进这茫茫的草原。

记得有一首描写草原的歌唱道:“要想给姑娘写封信,可是没有邮递员来传情。”这真的是草原的凄凉和草原的无奈吗?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wheretobuyalbuterol.com/2020051362.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西美散文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青春里,我们轻舞飞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