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的雨.祭

元旦达吉

从不会有任何征兆,就像兀突滂沱。

艳阳变颜黯淡天色。连绵斜雨形成一道。双手扶于的脸,填充不了从颧骨到下颚间的咫尺,映射着在我童年里他极短的爱抚。我小小的手夹着阿爸的脸,对视着他浸润的眼睛。雷电突闪的一瞬间,将他敦实的脸闪的煞白。雷山滚滚,每道电闪像我是记忆里开启的闪光灯,一幕一帧地印在脑壁。

阿爸,总是擅长讲述故事。

在他嘴里讲述的人物都是将军、好汉还有神仙。至今有些人物我还记得。大雨。只有滂沱大雨。阿爸才与我伫立土房门框内,指着雨帘讲述故事。在雨帘中寻找人物身段。瞧这是三十大将中的几位将军,他们头戴金胄,身穿铠甲,腰挎长刀威武凛冽。果真,飘忽不定的雨帘在阿爸的嘴里,在我的眼里塑造出鲜明的人物。那时我还很小。很小。还没能力体恤他手颤动的原因。

二十多载已过。

我跋涉到庙宇,眼帘内,赭红色的寺墙,阳光恩泽,寺墙鲜红。金色的大顶,阳光恩惠,金顶金灿。二十多年前的雨中定格的影像,依旧在脑壁。并未泛黄模糊。我匍匐膜拜在赭红的墙,金色的大顶寺庙内。我慈悲的菩萨,请您慈悲的慧眼垂顾我悲悯的心。为终生坚守忠贞的,滴两滴慈悲的泪,化作我的祈愿,一滴是让阿妈长寿,另一滴时让阿妈健康长寿。瞧见阿妈日渐衰老的身姿,一颗担忧的心悠然而生。是在他带着满脸的皱纹转过身,将岁月重重压垮的背脊朝向我时,是在我远离他许久,许远的地方想起阿妈的身影时。担忧悠然而生。

我遭遇过大雨。

有雨。有雷。有风。有我。没有阿爸。

任大雨,任滂沱大雨淋透我的全身,湿透我渗入体内,一阵阵的湿冷从头到脚,从外到里淋个透。凌乱的雨声搅乱我心智,生硬的雨珠击打我的身体,雷声滚滚震颤着心脏让我害怕。

浸浔,打击在我身上的开始发热,热过我的体温。这种热度我很熟悉。感观依稀在说明,这像阿妈忠贞终生所憋住的泪水,积蓄多年,煮沸了雨水浇到我的身上。我是一个不轻易哭泣的人,眼泪腺素干枯了好多年。此时,我不知道眼角流出的热热的东西是什么,眼角流出的热水和雨水从我脸颊上往下淌。雨水在安慰我,暗示我。雨中时会看不到我的眼泪,就像我难见阿妈落泪。

眼前模糊,开时播映阿爸的描述的人物,雷雨交加。闪电颤心。我伫立仰头。此境,将我带回小时候。不过我现在身体强壮稳稳站立,只怕大雨压得我弯曲了膝盖。我自语,站稳挺直膝盖,顶立大雨中。才晓得那时阿爸的身躯遮住我幼小时的大雨,雨水伸拉成长长的线条,密密麻麻倾泄在目力所及处。雷电暂未作声。出现造型鲜明的人物在雨帘中行走。

这是阿爸的雨,形成了雨帘最终隔开了他和我。此时眼前的雨帘中我裁剪着阿爸的身形。但这雨水更像是阿妈一直未滴下的眼泪,积蓄了很多年,很多时间。我继续伫立,雨水变热。变烫。烫了身体39度。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wheretobuyalbuterol.com/2020051366.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西美散文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你是我不愿错过的风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