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你终于失去我

鲜衣怒马的少年,依旧轻狂,依旧走天涯

一度以为江湖很小,小到只有他和一匹马,小到五湖四海尽可皆去

白马踏过江南梨花路,春衫拂过三月杏花寒

千年的红狐等待在路口,挑起江湖的恩怨

一段老掉牙的风花雪月

花,从前世开到今生,看,漫天的桃花虚设桥段......

那树花下,捧剑的少女,是前世的红狐

你在祈祷路过

剑,果然是好剑,抽出一抹寒光,化着一条波澜,向两旁分开

天空剩下寂寞的蓝色,冷漠的风

“大师兄,你认得这把剑么,你果然是天选之子,我跟定了你”

“你欺我读书少。剑还给你。”策马,落荒而逃的我

“大师兄,等等我,你是逃不掉的”。怕你一生相许,纵步到天涯

我固执地要这一生不辗转,不回头

一路执拗向前,换了身前名震江湖一时,换了身后江南女子

夕阳很美,淡金色的阳光,是前世拥抱过温柔

不敢抬头,就算知道有无数的恒星在燃烧

仍旧害怕,西斜的落日在山巅摇摇晃晃,热情褪去

归鸦的翅膀点据了天空的一角,孤独失去了重心

有谁注意到我,朝着月亮的轨迹,背道而驰

我此生一直向前走,因为,我知道爱情活路

我担心有一天你还会站在我的身后

又担心有一天你没有站在我的身后

再往前五里,就有一座小镇

我在暮色中偷袭了小镇

不小心成了这块土地,意外的俘虏

作一个白天与你闲逛,晚上为你写字的人

这种生活多幸福

梦里头,你采来露水给我洗脸

掬来清风为我梳头

或者,去青莲湖看灯

月亮就是倒映在水央的一盏莲花灯,正凌波虚度

坐在湖岸数星星,星星点亮了

象湖面无数的荧火虫流光飞舞,落下斑斑点点的微茫

在你的丹青里,落下我前世的身影

月下舞剑,花前吹笛

不忘描上唇角上扬的那抹弧度

落款是:说好的,来生我们还有盟约

你一步步接近

我最该逃离的秘密

三月已过,杨花已老,我不告而别

如果有来生,纵使世界再拥挤

我们也不要相逢,我们也不要回眸

小镇上的女人睡着了

我们互道一句“晚安”,裹紧的被还遮不住轻寒

这是最后的一夜,你我背靠背躺在一张床上

距离很近

却又隔着一整个世界的孤独

就在昨夜,我丢失了睡眠,辗转反侧

我以前担心你会离开我

现在终于放心了

出门时,告诉老板娘:我在客房里藏了一面镜子

如果我没有死,还可以为你再藏一面镜子

从今天起,你看不见我

不是因为我们相距一千公里

从此后,我变成两个我

一个在回忆中生活

一个在生活中回忆

告别无知无畏的莽撞,告别不谙世事的张扬

作一个少年,温润如玉

日后有人问起这如水的温柔

就回答曾欠你一温柔

是客栈的脚步声,还是窗外的轻寒

惊醒了睡梦

睡眼松醒,翻过了过身,伸出的手却落空

追出的步履,被一盏渔火照亮

谁的离帆,一曲琴音

摊在手心,反复吟唱一个人的名字

那个似曾相识的你

从此,烟波之外

在涛声中轻唤你的名字

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是黄昏

春天的花再开,没有人见我秉烛照过

一株浓郁而风华的海棠

被风唱得支离破碎,走了韵

不如你的离歌

一声碎了寸寸柔肠

一声叹了

最恨他一生三月花

江湖是一首很伤感的诗

不该遇见已经遇见,不该放手已经放手

最不该,被我一滴泪打动

你负上沉重的枷锁

不然,今夜或许可容一些些争辩

一些些横眉 一些些悲壮

一些举案齐眉,一些巴山夜话

想说的太多 而忘言的更多

今夜风雪依然动人

我的温柔,还是别样的好

不然,我不理你,你只管去喝那壶尚有余温的酒

不然,今夜你冒雪来访

我们分说着这宇宙千古的苍茫

破译这生无常

推窗问天

天空答以一把澈骨的风寒

就在我再次剪烛的顷刻黑暗中

“告辞了”

“你我未曾共过,肥马轻裘的少年呢”

我飞身而起,随你明日天涯

只为寻求一个答案

镜里再不见你的影子

媚妩的是我的孤独的眼神

而如今,虽然熟知客房一个角落,藏着一面镜子

但是,我永远不会用它

渗入骨髓不是风雪,是冰样的孤独

风声一直向客栈倒灌

砰,砰

老板娘的手掩着门板,说:我们打烊了

埋过膝盖的大雪中,站着陌生的男人,以白布蒙面,

男人说:告诉她,我没有做到

他摊开掌心,好一朵青莲花,衬着冰雪

啊呀

老板娘关上门,吓坏了,

那个人没有影子,这个季节青莲花不会开

本文作者:jiajiahui888

本文链接:http://wheretobuyalbuterol.com/2020051519.html

版权声明:本篇文章于2020-05-23,由jiajiahui888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西美散文网。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发表评论